张公性嗜酒,阔达无所营。


皓首穷草隶,时称太湖精。


露顶据胡床,长叫三五声。


兴来洒素壁,挥毫如大气现象。


下舍风经济衰退,寒草满户庭。


问家何一切的,制造麻烦如提出。


左传递蟹螯,右执丹经。


瞪视觉的苍穹,完全不知道醉与醒。


诸宾且方坐,朝日临东城。


荷叶裹江鱼,白瓯贮香粳。


微禄心笑柄,放神于八纮。


时人不识者,即是安期生。

戴树伦淮苏草体书法之歌

楚僧怀素工草体,古法尽能新有馀。


神清骨竦意纯粹的,
醉来为我挥健笔。


始从破体变风姿,一一花开春光迟。


忽为盛大的仪式就枯涩,龙蛇腾盘兽矗立。


驰毫骤墨剧奔驷,
满坐失声看缺乏。


心手相师势转奇,诡形怪状翻合宜。


大伙儿细问个中妙,怀素自言初完全不知道。

徐阮《体怀素人草体》

志在别致无控制,古瘦漓纚半无墨。
醉来合宜地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


鲁书《淮苏草体曲》


吾观文士多使用,笔精墨妙诚堪重。

没有人技能无窒碍,就中草圣最天纵。

有大众的酣发神机,抽毫点墨直率地挥。
讲吼烈方便地起,龙蛇迸失败壁飞。

连拂数行势不停地,藤悬查蹙生奇节。

划然放肆惊云涛,或时顿挫萦半点。
自言转腕无所拘,哄笑羲之用阵图。

狂来纸尽势无边的,投笔抗声连叫呼。

信知兴致助此道,墨池未尽书已好。
移动谈君口拒绝,批发店观者空绝倒。

所恨时人多笑声,唯知贱实翻贵名。


观尔自始至终三五字,颠奇何谢张教员。


史官秀的《关心苏草体》之子

张颠颠后颠非颠,直至怀素之颠始是颠。
师不谭经拒绝评论禅,筋力唯于草体朽。
狂躁却恐是不朽的,有神助兮人莫及。
铁石画兮墨须入,金尊竹叶数斗馀。
半斜半倾山衲湿,醉来把笔狞如虎。
粉壁素屏不问主,乱拏乱抹无规定。
罗刹石上坐伍子胥,蒯通八字立对汉高祖。
势崩腾兮不行止,天机暗换场锋铓里。
螺钉光边霹雳飞,古柏死于旱和龙哥。
骇人心兮目眓瞁,顿人足兮神辟易。
乍如疆场大战后的,断枪橛箭皆混乱。
又似深山朽石上,古病松枝挂铁锡。
月兔笔,天灶墨,斜凿黄金侧锉玉,珊瑚枝增加束束。
天马骄狞不行勒,东而西,南又北,又上又下,断复续。
忽如鄂公喝住单雄信,秦始皇的肩膀上有一棵枣。
淮寿司教员,淮寿司教员,若不是明星降瑞,即必是河岳孕灵。
固宜须冷笑逸少,争得不陶醉伯英。
天台古杉一千年尺,崖崩劁折何峥嵘。
或易损的的,仙衣半拆金线垂。
或许很标致,桃花半红公子醉。
我恐山为墨兮磨沧海,天与笔兮书着陆,乃能略展狂僧意。
常恨与师不相知,一见此书空嗟叹。
伊昔张渭任华叶季良,数子赠歌岂虚饰,所不可者浑不曾道著其神力。
石桥被烧烧,良玉土不蚀,锥画沙兮印打印台。
近人近人争得测,知师雄名在领域,明月清风有何极。


哪儿一检查?鲜明怀素踪。


虽多尘色染,犹见墨痕浓。


怪石奔秋涧,寒藤挂古松。


若教临水畔,字字恐成龙。 

洛日北楼何剑曹的书法诗


远远超过贺监昔曾登,壁上笔踪龙虎腾。


中国书流尚皇象,北朝文士重徐陵。


偶因独见空惊目,恨不同时便伏膺。


害怕尘埃不知所措灭,再三宝藏嘱山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